7月1日,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举办了《国歌》庆回归电影特别场,香港各界共同庆祝《国歌条例》生效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颁布实施后的首个回归纪念日。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岛各界联合会理事长 苏长荣:我觉得首先是咱们在回归(纪念日)的时候大家作为市民,先是分享回归的那份喜悦,也是增强大家的国家意识、爱国的意识,更加通过这种那么振奋的国歌的产生,然后就是使市民提升自己作为中国公民的那份自豪感。

在采访环节,姚建萍介绍了长达近一年的艰辛创作历程,并详细阐述了作品独特的工艺特点。她表示,油画的色彩要求远多于国画,要用苏绣呈现,就要不计其数的堆叠来绣制,油画《新辉煌》中有上百种甚至数百种色彩的呈现,这对苏绣来说难度极大,单从工作量来说就远超同等尺幅的其他作品;其与国礼团队夜以继日不断尝试,综合运用各种针法来尝试,力求达到完美的呈现。

观赏作品后,《收藏》杂志社主编韩涧明对苏绣《新辉煌》的价值给予了高度认可,他称,苏绣《新辉煌》是一个博物馆级别的重要藏品,从创新上说这件作品是跨界大作,通过在创作中综合运用多种针法来呈现油画的特点,具有极高的立意和美学价值,具备久经时间考验的品质;作品本身复杂和精巧程度极高,创作这件作品的难度和所花费的精力与时间相对于一般苏绣作品都是几何指数的增长,这就注定了其价值会远远高于一般作品。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联会会长 吴秋北:我觉得非常有意义,觉得很欣慰,心情也比较激动。特别是昨天(6月30日)(香港国安法)通过的时候,心情还是比较激动的。这个意义所在就是说,过去我们是一个不设防的状态,现在终于有一个防范,有法律的防范。香港的社会安宁、国家安全方面已经有有力的法律保障。

会上,中工美文化总经理刘天华与中国艺术研究院工艺美术研究所所长邱春林对徐里和姚建萍的艺术风格和艺术成就作了精彩点评,他们表示,苏绣作为中国四大名绣之一,是中国刺绣艺术的卓越代表,苏绣《新辉煌》达到了艺术家本人传承创新之后的最高境界,作品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苏绣为载体,是文艺界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表达,是对祖国文化复兴、文化自信的表现。苏绣《新辉煌》承载了中国新时代风貌的重要历史题材,响应了国家文化发展的号召,是文艺界2020年重大艺术成果。

自2005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重要理念提出以来,如今这句深富内涵、极具韵味的经典论述早已成为中国人民耳熟能详的”金句”,彰显着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时代精神,《新辉煌》油画作品就是徐里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治国理政理念的感悟与表达。

最后,上海大学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艺术市场研究中心副主任赫海龙从作品的稀缺性方面进行了阐释,他认为,中国美术界和中国工艺美术界两位顶级艺术大家联袂创作一幅作品在苏绣领域罕见至极,在整个文艺界也不多见,这样优秀的艺术作品每每出现必然炙手可热;苏绣《新辉煌》的绣面几乎达到了满工满绣的程度,可谓姚建萍的苏绣巅峰之作。

中工美集团执行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宋广宇在会上发表致辞,他表示,苏绣《新辉煌》是油画艺术与苏绣工艺的跨界艺术合作,彰显出了艺术家秉承传统、精益求精、开拓创新的工匠精神。徐里与姚建萍联袂打造了一个以艺术服务人民、讴歌时代的范本。将最优秀的艺术作品推向社会是中工美集团及所属企业的责任与使命,我们将努力与更多优秀的艺术家合作,呈现更多传承技艺、讴歌时代的工艺佳品,努力在文化领域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油画《新辉煌》的用色鲜明、大胆,带给欣赏者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屹立于画卷中央的雪山,在雄伟之余增添了一份庄严与敬畏。在对《新辉煌》进行二度创作时,姚建萍以精益求精、开拓创新的工匠精神,不断在技法上寻求新的突破。

为了呈现金山银山的辉煌、壮丽,姚建萍大量运用金银线绣,这在整个苏绣历史上都极为罕见,甚至清代龙袍的制作上运用的都多为”盘金绣”,盘金绣金银线是盘在绣面上方,而非金银线穿过丝绸绣面的”金银线绣。金银线穿过丝绸最容易造成绣面刮毛这一瑕疵,姚建萍为了呈现金山辉煌的效果,可以说是不计成本。

全国政协常委、香港各界庆典委员会主席 谭锦球:立法只是一种手段,其实本质就是要大家尊重我们的国家民族,能够大家同心一致,这是为我们的民族振兴,为香港的繁荣稳定发展,能够做好本分。其实这些也是一个公民的本分,尊重自己的国家。所以我们就希望通过《国歌》这部电影,让香港的市民了解我们国家新中国成立前后的历史,使大家能够更加珍惜未来的日子。

徐里用丹青绘时代,姚建萍以锦绣铸辉煌。苏绣《新辉煌》凝聚了两位顶级艺术家的智慧与默契。一幅珠联璧合的《新辉煌》,饱蘸着两位艺术家对祖国的深厚情感,表达了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憧憬,是一曲讴歌时代的雄浑乐章。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联会会长吴秋北在活动现场表示,香港国安法的颁布实施,可以保障香港的长治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