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西部历史古都西安与咸阳两市之间坐落着总面积143平方公里的创新城镇——西咸新区沣西新城,它承担着西安国际化大都市新兴产业基地和综合服务副中心的角色。近年来,一座集聚人才、技术、创新、孵化等要素的“智慧学镇”正在这里快速崛起。

中国西部科技创新港智慧学镇总占地面积5100亩,总建筑面积约360万平方米。其中一期科创基地项目于2019年6月交付使用,成为了中国第一个没有围墙的大学。可以说,创新港对于西安交通大学的意义远大于一个新校区,它是西部目前最大的一座智慧学镇、世界级科技中心和国家级科技成果研发转换平台。

利用排名系统早已有之

“你可以拥护我们,或者痛恨我们,但我们不会撤退。大学官员们普遍意识到我们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是利大于弊。能解决的问题的并不是我们,我们只是把数据放在那里而已。”《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一位编辑曾说。作者:彭丹妮

陕西建工安装集团有限公司创新港项目技术负责人曹前坤说:“由于这里的市政水压比较大,本着节能的考量,我们希望采用更高效智能的供水设备和供水方式为师生提供稳定的日常用水。作为科研机构,高峰时期的瞬时用水量比较大,用水集中度比普通住宅更高,因此我们也非常看重设备的可靠性。西安交通大学与格兰富在节能创新方面有多年的合作,校方对于格兰富的品牌和环保理念非常认可。”

大学排行榜面临着各自不同的公信力挑战。中国科技大学大学评价课题组曾发表文章称,以2010年“中国大学评价”榜单为研究对象,发现其在指标设计上存在缺陷,比如,“本科生培养得分”一项主要取决于“大学本科毕业生数量”,以“数量”代替“质量”。在这个榜单上,麻省理工、巴黎高等师范学院等世界名校的本科生培养得分均在榜单的100 名之外,与常识严重不符。

1996年,当校长理查德•弗里兰从前任手中接过位于美国波士顿的东北大学时,这所学校不过是一所培养蓝领阶层的三流大学。弗里兰注意到,那些US News排名榜上位居前列的高校都有较高的知名度与声望,申请者人数多,校友捐赠多,而排名靠后的大学不得不拼命挣钱。在弗里兰看来,这张清单,有能力成就或毁掉一所学校。

格兰富为创新港科创基地提供了专业的供水机组Hydro MPC、Hydro Dig MPC及污废水潜污泵MD, DPK等全面的给排水解决方案,在保障师生日常学习生活需求的同时,为校园注入高效节能的“绿色能量”。

一所地处鲁西南一座县城里的大学——曲阜师范大学,还未摆脱昔日所谓“考研基地”的标签,现在又制造了新的“神话”。

2018年末,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育学讲师米格尔·安东尼在学术媒体上撰文指出,排名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被“市场化”领域的一项指标,因此,它们应该给出自己的“消费者警示”。尽管现在许多排名都对其不同的排名方法做了一些解释,但不太清楚的是,读者们是否仔细阅读和理解了这些方法的意义,或者这些指标实际上衡量的是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夹在这一众名校中的,还有排名第7的山东科技大学,其“高被引论文数”更是达到194篇,在排行榜中显得尤为突出。2020年5月的ESI数学学科榜单中,山科与曲师大则分别蹿到了第一和第三的位置,曾在小圈子中引起了争议。

但对于那些普通高校来说,排行榜依然很有吸引力。将一所学校原来的排名从110名进入100强,这是一个校长显性的绩效指标;学校知名度提高了以后,也有利于获得更多的社会资源。洪成文也表示,排行榜影响不了那些最顶尖的学校和那些差到进不了排行榜的学校,因此对于高等教育界的影响只是中间那一小部分高校。

李侠将科学界对数量考评的片面追求概括为“绩效主义”,而刻意地提升大学排名则是绩效主义在当下的一种极致化表现。结果,它产生的深远影响是,让科学偏离科学本身,而为“指标”而指标。

比如,QS排名最在意的指标是学术同行评价与师生比,两个指标的权重分别达到40%与20%,而上海软科发布的中国最好大学排名将30%的权重赋予生源质量(新生高考成绩得分),其次才是科研质量(10%)、顶尖成果(10%)等,中国大学评价则更简单,只有两项一级指标:人才培养与科学研究,权重各占50%。

作为智慧学镇,创新港率先将5G等信息技术应用于校园、园区和社区中,在国内高校中起到良好的示范引领作用。智慧学镇实现了园区设备的智能互联,面向各个职能部门,比如为后勤部门提供水电路气暖网各项状态监测和实时报警,实现园区设备的智能互联。格兰富的智能化供水设备也是其中的一部分,通过平台能够监控水泵的工作时间、用水量等信息,并实现远程启停等功能。

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林成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1世纪头十年,中国高等教育正处在强调向国际接轨时期,而且中国也没有非常权威的评价体系,因此,高校非常看重国际排行榜。一二十年后,当中国成为全球的科研大国时,中国一流的高校,已经开始更加理性地对待这些排名。

其“高被引论文数”达到194篇,在排行榜中显得尤为突出

这是一种系统性的努力。比如,根据US News的排名方法,班级规模在20人以下,就会有加分,东北大学就把大量的班级规模控制到19个人;录取率,在排名公式中也起到很大作用,录取率低的学校显得更有竞争力,于是学校招徕更多申请者,并拒掉更多的学生,一年以后,学校排名提升了7位……2006年,弗里兰退休之后,在当年最新出炉的US News排名里,东北大学已经成功挤进前100。

曲师大的论文存在一定程度的自我引用情况。例如,一篇2010年发表的数学论文被46篇文章引用,有14篇属于本校引用。另外一篇2016年的文献中,33篇引用该论文的文献有10篇属于自引。

经过2年的建设,2019年9月创新港迎来西安交通大学的首批师生。运行至今,格兰富的供水机组稳定供水,得到了在校师生的好评。

每个榜单各自衡量的侧重点并不相同。上海交大高等教育研究院世界一流大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程莹,也是发布了AWRU、中国最好大学排名等排行榜的上海软科公司创始人。他指出,需要参考大学排行榜的读者要仔细阅读并弄明白指标背后的含义,选择对自己有用的内容,才能更好地估量榜单的价值,有针对性地参考。“有的排名针对就业,也有的针对某一学科水平,甚至有排名针对技术专利,学生和企业等都能各取所需。”

创新港建设现状与挑战

1983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印刷了第一个“美国最好的50所学院排名”封面。当时,恰逢美国高等教育从精英化走向普及化,就像消费指南一样,指导人们在上千所大学机构中做出选择变得必要起来。该榜单也成为第一个全国性的大学排名。第一个全球性的大学排行榜的出台则要等到2003年,由上海交大发布的世界大学学术排名(简称“ARWU”)。

另一方面,各部门、各地按照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要求近期加大对进口冷链食品及其外包装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抽检,随着检测频次、频率以及覆盖范围的增加,发现阳性的概率也就增加。

稳定节能的建筑解决方案

围绕大学排名的操作过程,也不时有“潜规则”曝出。2009年,时任天津大学校长龚克透露,曾有一家排行榜的制作机构找上门来索要“赞助”,遭到学校拒绝。同年,《人民日报》报道,成都理工大学曾于2004年和2006年两次邀请“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来校讲座,随后两次给武方面汇款数万元,此后该校在武书连的排行榜上名次提升。

美国东北大学曾经的一位校长理查德•弗里兰对排名的看法是:排名给你提供了一个可能玩转的场地,一种竞争的方式。在其担任校长的10年里,弗里兰将学校在US News排名中的位置提升了60多位,被媒体评价为“US News发布排名以来,最戏剧化的事迹之一。”

但这些指标并未进一步细分发表在不同层次期刊上的论文的权重,也没有区分本校与外校的引用。“一个高水平期刊的论文,被引用了100次,跟一个乱七八糟的期刊论文200次的引用,质量能一起比较吗?“浙江大学中国科教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林成华说。

一名能源与动力学院的学生生动地描述了他在创新港的生活和用水体验:“从我自身来说,在创新港可以24小时洗热水澡,每次打完球回到宿舍畅快地洗个热水澡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平时也听不到设备的运行噪音,体验非常好。另外,作为能动学院的研究生,无论是上课讨论、与老师的交流,还是我们所做的课题,都离不开绿色、节能、可持续这几个关键词。来到创新港居住的这一年多里,我慢慢发现我们校区包含了很多这样的元素,每当我和其他高校的同学提起时,都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在国家教育部2017年的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中,在数学学科上,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的评估结果为A+,曲阜师范大学的评估结果为B-,全国排名第67。但现在,在这个最新出炉的排行榜上,曲师大的数学无疑实现了“逆袭”。

创新港科创基地项目占地1750亩,主要建筑为4个科研巨型机构、医学化工、文科等科研楼群和学生生活区,共计51个单体,其中48个单体建筑于2017年3月同时开工建设。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陕西同时开工体量最大的公共建筑工程项目。目前,已有29个研究院、8个大型仪器设备共享平台和300多个科研机构和智库入驻,汇聚了包括数十名院士在内的三万余名科研人才。

“如果按人均面积20-30平方米的住宅来计算,创新港科创基地的规模相当于一个容纳6万人的小区,如此巨大的体量对于设备的节能要求会更高。格兰富Hydro供水机组相对于单独的供水泵更加智能和集成,还能够连通到远程控制的平台上,很好地满足了校方各方面的需求,保证可靠、安全供水的同时降低能耗。”

即便是不同榜单中出现的相同指标,也不一定衡量相同的东西。以声誉影响这一指标为例,当前四大世界大学排行榜中的三个均有这一项,但对应的二级指标和赋权却各不相同,QS的声誉指标考察学术声誉和雇主声誉,而THE则注重教学声誉和科研声誉。

针对这一情况,国家和地方提出了多项政策,不断推动智慧、绿色、节约型校园的建设。

对比曲师大、北大、复旦、上交这四所高校得分最高的三项指标可以发现,后面三所国内顶尖大学的突出优势全都是“区域学术研究声誉”、“出版物”和“与国际合作的论文总数占百分比”这三项。而曲阜师范大学得分最高的都是与论文和引用相关的文献计量指标,其中“标准化论文引用指数”、“数学领域引用率前10%的论文数量”以及“数学领域引用率前10%的论文总数占比”三项均为全国第一。

“我们知道唯数字的客观主义已经造成了科学界一个很坏的指挥棒,它没有真正推进中国科技的发展,只是造就了无数论文的产生、无数引用率的提高,这种‘进步’是一种规则性的产物,但它好歹能够相对客观地激励学术界。”李侠说,如果这些指标取消了,比如未来评委认为一个人水平够高,就给他评教授,那怎么避免人情社会和裙带关系呢?某种程度上来说,尽管依赖量化指标过于粗糙、简化,但它有一种相对的竞争公平性,也给了不同机构流动的可能性。

前不久,2020年“格兰富杯”节能减排大赛颁奖仪式暨“格兰富日”活动在西安交通大学能源与动力学院落下帷幕,评选出了2020年“格兰富杯”节能减排社会实践与科技竞赛的各类奖项共25项作品。本次“节能减排,绿色能源”的竞赛主题印证了格兰富在水与能源可持续发展领域的长期承诺,也是助力高校科创人才培养和输出的最佳实践。

各种排行榜的计算法则

随着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高校为学生和科研人员提供了良好的教学、科研以及生活环境,但同时巨大的建筑体量也会导致能源消耗的大幅增加。调查显示,中国高校所支付的能源消耗费用正在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而高校中主要的能源消耗来自于为学生提供生活保障的后勤部分,其用电、用水量大约占据学校全部能源消耗的40%。高校属于人员密集型单位,能耗占全国生活消费总能量的7%,高校能源、水资源消耗超过社会平均消耗,人均能耗约为全国人均生活用能的4倍,用水近2倍。

与各式评价体系都难免成为指挥棒一样,近年来,国内一些高校也想方设法提高ESI排名。据新华社等媒体报道,由于ESI并不区分自引与他引,有的高校将本校发表的论文整理出来,鼓励学校教师优先引用这些论文,一些学校则直接通过现金奖励的方式,引导对本校ESI学科论文进行引用。这类做法意味着,无论是US News还是ESI排行榜,其背后量化的指标看似公正,实则具备可以操纵的空间。

中方始终是金砖经贸合作坚定倡议者和积极推动者。我们将继续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落实好本次领导人会晤的成果共识,与各方一道,加强金砖成员抗疫和务实经贸合作,维护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安全顺畅,支持多边贸易体制,携手共克时艰,一同唱响金砖。

曲师大数学学院教授白玉真在接受采访时曾对此表示,这是US News的机构行为,与学校无关。他说,他们知道本校数学学科的实力是什么,也知道与北大数学系之间存在着差距。“可能再过十年,我们也撼动不了北大数学系(国内)第一的地位。”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院长李侠向《中国新闻周刊》表达了他对曲师大此次排名的看法:一个大学策略性地提升自己在排名中的位置,如果所发表论文没有学术不端事件,并不能批评它有太大问题。“存在规则,人家就可以在规则中取胜。但这种事是不鼓励的,它并没有实质地推动科学的发展,而且带来很不好的示范效应。”

在2019年US News发布的中国数学学科榜单上,曲阜师范大学与位于青岛的山东科技大学尚未进入到排名前10的位置。但一年之后,这两所山东地方高校,却突然跃居第一和第三的位置。在最新的排行榜上,国内高校紧随曲阜师大之后的分别是北京大学、山东科技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

李宁称,一方面,是因为目前国外很多国家正处于新冠疫情暴发期,各种物体的表面包括食品及其外包装都有可能被新冠病毒污染,而新冠病毒在低温下存活时间长,因此进口冷链食品及其外包装就可能成为跨境远距离运输携带新冠病毒的载体。

曲师大数学在文献计量相关指标上的突出表现有迹可循。数学、工程学、化学是曲师大ESI世界前1%的3个学科。所谓ESI(Essential Science Indicators,基本科学指标),是在人为划分的22个学科中,通过对论文数量、总被引、篇均被引等指标的统计,排出居世界前1%的高被引论文、引用前0.1%的热点论文等,已经成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重要评价依据。

在2020年1月发表的今年第1期数学领域ESI数据排行中,曲师大位列中国第10名。其中,论文数量与中科院、北大、复旦相比还有差距,但“高被引论文数”达到120篇,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在该指标上的数据分别仅为25、21。

李宁指出,这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我国在加强物防方面采取的措施非常有成效,经过加大监测以及其他措施发现问题,及时应对处置,从而降低新冠病毒传播的风险。总的来看,阳性率也是比较低的,截至目前全国抽检监测的阳性率是万分之零点四八,而且主要集中在食品外包装。

这些排名结果背后是一道不难理解的数学统计题。在US News的排名方法中,每个榜单的排名依据由13项指标组成,每项指标被赋予一定的权重。其中,文献计量指标占比多达65%,包括标准化论文引用指数、论文引用总数、引用率前10%的论文数量、引用率前10%的论文总数占比等,其余指标包括全球学术研究声誉、区域学术研究声誉等。

作为绿色校园建设的倡导者,西安交通大学在创新港科创基地建设之初就将建筑内设施的节能性考虑在内,该项目中52栋建筑的给排水设备均采用了格兰富高效稳定的解决方案。

在没有绝对正确或者真实反映大学现实的排行榜出台前,洪成文说,学生和家长在参考大学排名的基础上,可通过高校招生专家、亲朋好友和网络渠道等手段,将排行榜的信息与所获得的信息加以比较、权衡,作出更加个性化且理性的决策。李侠建议,该可以参考一个大学长期积累的口碑。相对于短期发了多少文章,一所学校如果有非常好的口碑,通常都是经过几十年沉淀的结果。

一年后,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也有了自己的排行榜——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简称“THE”),此后,越来越多的全球大学排行榜开始涌现。目前,世界上已公开的大学排行榜有50多种,世界大学排名机构有10多个,其中,影响最大的四个分别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布的US News、THE、英国夸夸雷利·西蒙兹公司的QS排名与ARWU。

“创新港项目对整个西部的科技创新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因此在建设过程中我们也采用了高规格的设备,以鲁班奖的质量目标为准绳完成建设。令我们欣喜的是,格兰富的各类设备目前运行都非常稳定,并且在节能降耗和智能互联方面有着突出的表现,为智慧学镇增添了一抹‘绿色’,也为校园长期的可持续运营保驾护航。”曹前坤评价道。

2020年10月20日,被称为全球四大大学排行榜之一US News(《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新发布的2021年榜单上,曲师大赫然出现在中国数学学科的榜单首位,尾随其后的是国内数学领域强校北京大学。在这个榜单上,曲阜师范大学的数学排名,不仅是中国第一,也是亚洲第一、全球第19。

除了前述几个国际大学排名,国内比较有名的几个榜单包括:中国校友会推出的中国大学评价研究报告、上海软科发布的中国最好大学排名、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制作的“双一流”建设高校本科教育质量百优榜、中国重点大学竞争力排行榜,以及由“中国大学评价课题组”负责人武书连制作的中国大学评价等。

因此,他提出了学校的战略:必须进入该榜单前100名,并将这看作事关东北大学生死存亡的大事。“毫无疑问,这个排名系统存在游戏规则。”弗里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于是他指示研究人员破解该排行榜的“密码”,并复制这套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