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美国公共卫生专家:发“最后通牒”逼迫学校重新开放是“错误做法”

当地时间7月12日,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卫生安全中心主任汤姆·英格尔斯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新冠疫情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威胁要向学校发“最后通牒”逼迫学校在秋季重新开放,这是“错误的做法”。

在他身后,则是几十万被被乐视债务压垮的供应商、被贾跃亭骗到声泪俱下的接盘侠,以及被无止境的跌停板抽干毕生积蓄的投资者。

4月,乐视持股70%的易到创始人周航爆料,贾跃亭挪用了易到13亿资金;加上此前贾跃亭的数次减持、质押,保守估计贾跃亭从乐视系套现高达200亿元。随后,乐视上市主体乐视网宣告停牌。

贾跃亭也从一文不名,到身价百亿、两段婚姻,再到如今(在海景房里)申请破产、孤身一人。

连续两波质疑后,贾跃亭终于在公司内部邮件中亲口承认了乐视的资金链危机。随后,贾跃亭开始了金蝉脱壳。

2017年1月,一张贾跃亭与山西老乡孙宏斌十指紧扣的照片霸占了各大商业媒体的版面,彼时,孙宏斌宣布以150亿元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成为乐视第二大股东。

但在贾跃亭的信徒心中,它虽死犹生。

2013年,乐视召开了盛大的发布会,推出了一款号称“全球速度最快的电视”——乐视超级电视。

7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董事长,带着百亿身家踏过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关口——中国海关,彻底把乐视这个烂摊子丢给了“白衣骑士”孙宏斌,只留下一个“下周回国”的动人传说。

上市十年间,乐视网从7亿市值冲高到1500亿最后又复归7亿。

2015年,乐视再度发布了“世界上第一部超过iPhone的手机”——乐视超级手机。因为从穿着到PPT的调性都全盘复制乔布斯,贾跃亭得名“贾布斯”;发布会上“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的金句也由此传开。

2012年,已经上市两年的乐视网以经营视频平台为主业,由于贾跃亭对版权的重视,乐视网几乎是行业内第一个致力于购买正版影视剧的视频平台。

每个孩子都应该拥有阅读的权利,然而在现今的中国仍有着许许多多乡村儿童,连最基础的图书资源都没有。亲宝宝一直秉持帮助孩子更好成长的理念,因而从2018年开始就携手专注于乡村儿童阅读推广的教育类公益机构满天星公益,参与“满天星公益图书馆”项目活动,帮助筹集善款。亲宝宝希望有更多的孩子能拥有阅读的权利,能在阅读中发现出色的自我。亲宝宝相信,阅读改变人生, 也许没有办法直接改变乡村孩子的命运,但是可以用一份善心为乡村孩子提供改变命运的机会。 

至此,已有明眼人看出了端倪。孙宏斌从入驻乐视的第一天起或许就是有备而来——为了将电视和影业两块核心业务纳入融创的资产版图。

其后伴随BAT站台的各大视频网站纷纷效仿乐视购买正版,行内的版权竞争也因此而起。数据显示,几年间版权费上涨约135倍。在此背景下,无力招架的贾跃亭决心自制内容。

2018年8月,孙宏斌通过引入新股东的方式,将乐视电视运营主体“乐视致新”的第一大股东(乐视网和乐视控股)的持股比例稀释约7%,并随即以低价购得前者释出股权,跃升为乐视致新第一大股东。

贾老板就像《猫鼠游戏》的主角,凭借天才级的头脑和出神入化的骗术逆风翻盘、青云直上,最后全身而退、远渡重洋。

如果说内容和硬件多少还有关联性,那乐视在此后发布的造车项目就是完完全全的玩儿脱了。

贾跃亭事了拂衣去,孙宏斌扮猪吃老虎。他们身后的乐视网,只剩下一具对外欠款120亿元、连续三年亏损累计300亿元的躯壳。

2014年,乐视电视出师未捷先亏4亿,并以每年超过60%的速度持续亏损。

据中国扶贫基金会、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于2018年5月联合发布《乡村儿童阅读报告》显示,高达74%的受访乡村儿童一年阅读的课外读物不足10本;更有超过36%的儿童一年只读了不到3本书;超过71%的乡村家庭藏书不足10本,一本课外读物都没有的乡村儿童占比接近20%。此外,多数家庭一年内没有添置过新的课外书。而几乎同时发布的《广州市公共图书馆少儿阅读报告》显示,这座城市中平均每个孩子借阅图书达35册。

无论是电视还是手机,都是终端内置内容的思路,意为以硬件销售带动软件传播,让每个人从固定端到移动端都拥有乐视的专属入口,即乐视的专属财门。

对于在贾跃亭走后接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孙宏斌来说,乐视死于2018年。

“同时,要创新履职方式,着力破解重点难点问题,加快消费领域信用体系建设,不断提高消费者满意度;要发挥协同优势,积极协调社会各方力量,督促广大经营者落实第一主体责任,动员广大消费者依法行使权利,积极参与社会监督,着力推动形成消费维权共治格局;要夯实工作基础,加强自身建设,提高履职能力和工作水平,充分发挥消协组织在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中的重要作用。”(完)

当7月20日乐视网终止上市时,它对于25万股民来说才算是死了。

前者主营自制影视剧,也着实出品过《红高粱》、《芈月传》这样的爆款作品;而后者则为用户提供主流赛事的直播、点播和资讯服务,仅“恒大足球七连冠”一项就曾让获得播放权的乐视体育一时风光无两。

2016年1月5日,乐视在美国“赌城”公布战略合作伙伴FF(法拉第汽车)时,贾跃亭的故事进入了高潮。他不仅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二级市场,还讲给了当时自己的枕边人。

乐视手机亦然。事实证明,中国智能手机发展史上从没有给乐视手机留过位置,即便是每卖一台就净亏100元的乐视千元机也不行。几无悬念,一年后供应商围攻乐视大厦的一幕最终映出了乐视手机残破的真身。

空空如也的乐视网,是25万股民的不能承受之轻。

眼见内容端风生水起,野心勃勃的贾跃亭乘胜追击,开始向硬件板块进发。

张平表示,今年是中消协落实机构改革任务之后的开局之年。中消协和全国各级消协组织要紧扣服务大局、改革创新、维权协作、效能提升四个着力点,在推动消费维权社会共治、服务扩大内需战略实施、服务“六稳”“六保”大局、促进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等方面主动作为、及时补位,切实做好消费者权益保护工作。

当年3月14日,孙宏斌正式宣布卸任乐视董事长,此时距离其走马上任仅过去了8个月的时间。

超级电视面世时,领域内已经横亘着创维、康佳、海信、长虹、TCL五家黑电大户。贾跃亭曾狠心打半价突围,奈何五巨头在价格战场身经百战,甚至懂得联合其他视频网站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党组书记、局长张工致辞时强调,消费在我国经济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日益凸显,连续6年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全国各级消协组织要进一步增强做好消费维权工作的使命感、责任感、紧迫感,始终把消费维权工作放到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去考量、谋划、实践。

而消费硬件市场更是血海一片。

不少人因此同情被贾跃亭坑惨了的孙宏斌,殊不知这位看似铁憨憨的地产大佬并未空手而归。

同往年一样,今年的9月5日~9月9日期间,除了线上直播义卖,满天星公益还携手亲宝宝加入善城汇爱行动,在广州市天购书中心及维多利广场五楼、设置爱心义卖摊位。义卖现场,亲宝宝为本次99公益日捐赠的儿童早教布书、多功能积木等义卖品,吸引到了众多亲子家庭。本次线下义卖活动现场还展示了项目成果——乡村儿童的绘画作品,引途人驻足观看。“这个活动不仅给乡村孩子献了一份爱心,还给宝宝换了一份礼物,又能给孩子进行了一次现场公益教育,非常有意义。”参与现场义卖的家长如是说。

内容制作出头无望,入局硬件只会加速折断乐视单薄的财务根基。这个“红海+红海=蓝海”的谬误,却是二级市场的春药。

就在乐视手机发布的2015年4月前后,乐视股价攀上了每股44.72元的巅峰,较生态战略第一步内容战略(体育、影业)发布时的2012年,足足翻了22倍。

在担任呼伦贝尔市支持蒙西集团做大做强领导小组副组长期间,赵玺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骗取公共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贪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当年11月,公开亮相不久的乐视生态“第七子”乐视金融被质疑平台上大量融资项目系为乐视输血,涉嫌自融;不久后,又有大批供应商在乐视楼下举横幅示威,原因是乐视手机拖欠款项。

故事很完美,但也不是没有破绽。

“再投乐视,我是傻x啊”。谈及卸任后是否还会增资乐视时,孙宏斌显得气急败坏,还直言自己也是血亏的散户,以后要和小股东一起骂乐视。

于是在卸任后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孙宏斌就顺利将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两块金牌业务收入囊中。

据悉,赵玺成涉嫌受贿罪、贪污罪一案,经内蒙古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由乌兰察布市人民检察院向乌兰察布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完)

这个后来被定性为“干啥啥不行”的商业模式,在提出时却呈现出一套无法反驳的内在逻辑。

按照当时《财经》报道,这笔欠款大约在20亿到30亿元之间。事后证明,乐视系对供应商的欠款规模实际超过100亿元。

汤姆·英格尔斯表示,他不认可特朗普总统和教育部长贝奇·德沃斯的威胁,即秋季不开学的学校不会得到联邦资助,并表示:“我认为向学校发最后通牒逼迫学校重新开放是错误的做法。安全地重开学校将面临许多挑战,只是断言学校现在必须保证安全地重新开放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同时他呼吁:“正确的做法”是在财政上指导和帮助学校,并敦促他们遵循联邦和州的公共卫生指导。这位公共卫生专家同时警告称,关于病毒在学校的传播方式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并称专家不会“知道所有答案”,他还敦促学校做好“随机应变”的准备。

关于乐视是什么时候死的,不同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乐视系由一家上市公司,扩展到7大生态数十家公司,后被瓜分殆尽只余乐视网一根独苗。

于是,乐视网领行业之先,在2012年先后上线了乐视影业和乐视体育两项内容业务。

对贾跃亭来说,乐视死于2016年。

同期,孙宏斌又如法炮制,斥资5亿元将乐视影业从乐视网剥离。

自制内容本就是玄学,鲜有影视类公司能长期保持拔群的输出,毕竟时至今日,硕果仅存的“爱优腾”仍然深陷持续巨亏的厄运循环。

而在同一天,美国教育部长贝奇·德沃斯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打算在今年秋天让美国学校开始面对面的课程,“孩子们必须回到学校”。

贾跃亭对信众们巨大的洗脑力全部集中在一个叫做“生态化反”的概念里,简单来说就是“平台+终端+内容+应用”的业务组合。

果不其然,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在2019年分别更名为乐融致新和乐创文娱,孙宏斌用投资、入职、腾挪一系列操作为融创文化版块置换来更为成熟的运营模式和成功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