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剧目“密集”亮相广州艺术季观众有机会静心欣赏身边的艺术

广州艺术季2020正在如火如荼地举行。本届广州艺术季由本土院团“挑大梁”,本周,更是有儿童剧《小美人鱼》、话剧《浮生记》等多个本土项目集中亮相。虽然没有外国院团的演出,也少了国内巡演剧目,但本届广州艺术季的精彩分毫未减,这与本土院团潜心深耕文艺创作、艺术精品不断呈现不无干系。

惠民票价带来的依然是高端体验。这部风格唯美的作品在剧场里建构了一个“时空穿梭机”,邀请观众走进4个不同时代的风情轮转……有观众表示:“故事虽平淡,但编排、舞美、演员加分太多,饰演戴兹的演员的独角戏尤其惊艳。”

哈罗单车与摩拜、ofo的旧版三国杀已经终结了,但也面临着来自美团单车、青桔单车的竞争。

ofo倒闭了,仅留下一片“ofo,退我押金!”的抱怨声。摩拜也卖给了美团,但摩拜亏损严重,成了美团的一个包袱。

2020年的丰收,来之不易!

这是一场近在身边的、肉眼可见的“彩虹大战”。颜色的消失或出现,就是一次次输赢的体现。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素芹

统筹丨杨波 寇琳阳 刘媛

早在2年前,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曾鸣就曾说,哈啰单车在一年半内逆袭摩拜和ofo,日订单量总量超过两者之和。

在哈啰单车未面世以前,很多共享单车都要收取高额押金,ofo的押金高达199元,摩拜的押金高达299元。

虽然哈啰单车位居首位,但三方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不再像当年那样盲目打价格战,而是集体涨价。

第一个就是永安行,大家可能闻所未闻,但它是国内首家上市的共享单车企业,是共享单车行业的一匹黑马。

本土院团不懈创作,方式也相当灵活。周末上演的儿童剧《小美人鱼》是广东艺术剧院舞台艺术孵化基地孵化的第6部作品。基地由广东省演出有限公司运营,据广东艺术剧院总经理彭成碧介绍,基地采用的是“项目制”艺术生产模式,“以演出为中心环节,吸引了全国各地数百名高素质人员的参与,同时组建编、导、演和舞美等团队,进行艺术生产。这种模式既不需要养固定的团队,又能更好地控制成本轻装上阵,更重要的是可以集中优势资源,为文艺人才提供更多的锻炼机会。”

我猜中了这开头,原以为共享单车的霸主会在这两者之间产生,但谁也没料到结局会是这样。

当然,哈啰单车最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它第二套打法,那就是免押金。

哈啰单车一开始先在二三线城市投放单车,再慢慢入驻一线城市。

回头来看,哈啰单车之所以能够异军突起,是因为它不随波逐流,而是采取差异化竞争。

在共享单车的龙头品牌都搞高额押金制的时候,哈啰单车却一改行业规则,独辟蹊径,搞起了免押金。

这三大共享单车背后,是阿里巴巴、美团和滴滴三大巨头的较量,目前来看,哈啰单车的表现更好些。

与往年不同但精彩不减

本土原创剧目在广州艺术季大放光彩的背后,是本土院团潜心深耕文艺创作。

本周“登陆”广州艺术季2020的本土剧目,还有广州话剧艺术中心创排的《浮生记》,该剧于8月11日~16日在十三号剧院连续上演,开演前就售罄。“开票的时候上座率不能超过30%,剧场只有100来个座位可售。另外这个戏是广州艺术季的剧目,超低惠民票价全场统一88元,所以很快就没了。”十三号剧院相关人士如此表示。

在新的形势下,本土院团探索新模式、打造新项目、创作新精品,努力做城市文化的传播者、文旅融合的探索者,大力推动城市文化综合实力出新出彩。

但仅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哈啰单车一直在进行技术突破,试图用技术的方式改变共享单车存在的问题。

共享单车的背后,是疯狂的烧钱大战,资本企图快速烧出下一个滴滴,它们看中的候选人是摩拜和ofo。

这样可以避开锋芒,因为当时ofo和摩拜正在一线城市鏖战,贸然进入,可能会出现全面崩盘的惨状,不如在市场广阔的二三线城市先行试点。

今年,从年初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到多年不遇的严峻汛情,农业生产接连遭遇挑战。

其实免押金会减少公司的运营资金,还会影响哈啰单车推广新项目,但是哈啰单车还是把用户体验放在第一位,只要用户支付宝上的芝麻信用分达标,就可以免押金。

7月底召开的广州市2020年文艺精品创作生产会议,对过去一年来广州文艺取得的成绩进行了回顾与总结——电影《南哥》、舞剧《醒·狮》等多部作品荣获省“五个一工程”奖、“群星奖”等荣誉;杂技《升降软钢丝》荣获第41届法国“明日”国际马戏节比赛最高奖——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创作文艺战“疫”作品近万件……8月14日传来最新消息,广州芭蕾舞团创排的大型芭蕾舞剧《浩然铁军》入围第十二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终评名单。

惠民票价带来高端体验

8月15日晚,作为广州艺术季2020重点儿童剧目之一,由广东省演出有限公司制作出品的儿童剧《小美人鱼》在广东艺术剧院首演。

此外,哈啰单车还是一个技术派。

周末,鳟鱼歌剧团在广州大剧院上演《中国民族歌剧精粹音乐会》,歌舞晚会《与爱同行·我们在一起》在广州歌舞剧院岭南剧场上演……这些本土院团的精彩节目,为广州艺术季2020增加光彩。

竞争越激烈,打法就要越独特

此时,哈啰单车和永安行合并就是抱团取暖,避免自己成为炮灰。

几年前,忽如一夜春风来,大街上摆满了五颜六色的共享单车。橙色的是摩拜、黄色的是ofo、蓝色的是小蓝、绿色的是酷骑、白色的是哈啰……

出新出彩,本土院团潜心深耕创作

马云曾在多个场合反复告诫创业者,“哪里有抱怨,哪里就有机会!”

哈啰单车推出行业首个应用级别的自适应蓝牙电子围栏,俗称“蓝牙道钉”,用以规范用户在规定区域有序停车。

当然,哈啰单车的成功还离不开一位贵人,那就是阿里巴巴。

面对考验,习近平总书记始终保持清醒判断,第一时间部署春耕。“越是面对风险挑战,越要稳住农业,越要确保粮食和重要副食品安全。”

如果没有到达指定区域,智能锁会自动弹开,而且会扣调度费,但如果用户把它重放到指定区域,调度费又可以返还。

不少本土院团借此开启复演序幕,如十三号剧院、广州歌舞剧院。广州歌舞剧院的舞剧《醒·狮》于7月25日、26日在广州大剧院正式复演。这部曾荣获第十一届中国舞蹈“荷花奖”舞剧奖的作品,此次复演依然吸引了广州观众,演出前票房即告售罄。

哈啰单车的第一套打法就是“农村包围城市”。

哈啰单车能走到今天,除了自身实力外,还真有一些运气存在,它碰到了两大贵人。

正是靠这一独特的战略布局,哈啰单车有了后来居上的机会。

本届艺术季,有40余台优秀剧目陆续登场。接下来,本土院团将继续精彩,比如,广州杂技团的杂技晚会《走进经典》,广州芭蕾舞团的《布兰诗歌》,广州粤剧院的《马福龙卖箭》《清水河畔》……

经过各方共同努力,全国农业生产稳步开展,夏粮再获丰收,总产量比去年增加了120.8万吨。

最新消息,哈啰单车在新疆阿克苏街头投放单车、助力车,并宣布哈啰单车覆盖了全国超400个城市。自2016年哈啰单车投放首批车辆以来,哈啰已服务国内超4亿用户。

2017年,永安行的子公司收购了哈啰单车运营方上海钧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双方业务合并。

总监制丨骆红秉 王姗姗

那哈啰单车是如何在“彩虹大战”中走到最后的呢?

2018年阿里对哈啰单车狂砸200多个亿,助推哈啰单车“登基”,阿里正是看中了哈啰单车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以及精细化的运营路线。

当然,这只是哈啰单车科技感的一个表现而已,篇幅所限,其他的科技感就不一一赘述了。

现在看来,哈啰单车确实是在这场旧版三国杀中取胜了。

2019年,哈啰整体的市场份额占比已达到65%左右,高居第一。

2018年,经党中央批准、国务院批复,每年秋分日被定为“中国农民丰收节”。这是第一个国家层面专门为农民设立的节日。

现在,阿里巴巴也借助哈啰单车进入共享单车的领域,与美团和滴滴进行正面较量。

如果用户对高额押金感到不适,那么即使行业领导者都这么做,也不要随波逐流,而是要敢于改变规则,谁抓住用户,谁就抓住了未来。

2017年正是共享单车洗牌之年,悟空单车和町町单车相继倒闭或停运,小蓝单车面临着押金未能退还的问题。

没想到,哈啰单车竟然后来居上,成了最后赢家。

缤纷多彩的海底幻境、动人的故事、动听的歌曲……这一切,让现场观演的小朋友看到“入迷”。小女孩乐乐的妈妈告诉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优秀的儿童剧本来就不多,感谢《小美人鱼》陪孩子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2020年9月22日,农历秋分,全国迎来第三个中国农民丰收节。

此言一出,一片质疑。因为当时摩拜和ofo的月活还位居前列,但哈啰单车高管回应称,哈啰单车日订单量业内排行已经处于绝对领先地位。

广州艺术季2020,和往年很不一样。因为疫情的影响,国外演出尚未恢复,国内院团巡演受限,广州本土院团的剧目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但演出的精彩分毫不减。有业内人士表示,这在某种程度上,让观众有机会静心观照身边的院团、身边的艺术。

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现象十分常见,一味寄希望于提高公民素质无法改变现状,哈啰单车便用技术改变这一难题。

而且在二三线城市还可以节约成本,比如说单车损坏了,需要运输到维修点,在二三线城市可以选择低廉的三轮车运输,但一线城市却不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