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7日,教育行业领先的SaaS服务商翼鸥教育宣布完成2.65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投资由高瓴创投领投,腾讯、SIG、渶策资本和高成资本共同投资。此轮融资资金将继续用于教育底层技术的积累和研发,进一步推进OMO(Online-Merge-Offline)战略,助力教育信息化。

这是翼鸥教育5个月内完成的第二轮融资。2020年7月,翼鸥教育完成了由渶策资本独家投资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宋军波表示:“感谢高瓴创投、腾讯、SIG、渶策资本与高成资本,以及此前一路支持翼鸥教育的所有投资人。在行业伙伴的共同支持下,翼鸥教育建设了一个线上线下融合的系统,支持老师和学校,提供更有效的教育。翼鸥的小伙伴们很荣幸也很庆幸,能够在这样一个时代有一份人生值得的事业坚持奋斗。”

翼鸥教育创始人、CEO宋军波表示:“今天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形式已经变成了咖啡馆+微信,未来教育也将迅速走向在线+线下教室的融合时代。翼鸥教育在帮助学校和机构构造线上化能力后,将继续为线下教学场景的数字化提供助力。”

高瓴合伙人、高瓴创投软件与硬科技负责人黄立明表示:“翼鸥教育团队让我们欣喜地看到教育行业的未来形态——作为行业领先的教育科技软件,ClassIn为全球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数千万用户进行线上化赋能后,这个锐意进取的团队正在持续为线下教学场景的数字化提供助力。高瓴重仓且将持续投资中国优秀SaaS公司,我们相信,凭借团队的初心和强大的执行力,翼鸥教育将持续创造价值、加速教育行业的变革。”

如最终查证举报属实,高校和学术界也需反思。能长期造假不被发现,说明其“摸准”了学术界的规则,即重视论文发表数量,却不重视质量;重视论文“纸面成果”,而不管其是否有价值。若有些冤枉成分,那也要厘清事实、不枉不纵。

宋军波认为,在线教育的目标不仅是疫情时期的备份,教学的终极目标是追求人性中向上的力量,培养独立、自律的学习者,让学生具备创造性思维、复杂问题解决能力和跨文化的全球组织沟通能力。效率更高、效果更好的OMO模式已被公认为教育行业的发展趋势。

其次,校方解聘处理固然及时,却还不够。由于没有撤销教授职称、取消导师资格这类学术处理及开除这类行政处理,当事人档案没有污点,完全可以“另谋高就”。而按教育部的《高等学校预防与处理学术不端行为办法》,在受理学术不端举报后,应交由学校学术委员会调查。为此,显然不能由当事人自己承认就糊弄过去,而需据调查结果做出认定与通报。

早在2017年,翼鸥教育就在以融合为目标打造教育底层基础设施,发布了基于OMO模型的双师电子教室产品。2020年下半年,翼鸥教育开始全力支持教育行业的OMO升级。

当然,从报道来看,举报者是一名“因超过最长学习年限被退学处理”的原硕士研究生,而张裕卿也辩称其举报材料中有事实被歪曲。考虑到其中利益相关等诸多复杂性,举报材料真实性几何,在涉事双方口径不一致的情况下,仍需进一步调查以正本清源。

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斌表示:“渶策作为B轮独家投资方,见证了翼鸥教育在疫情期间的迅猛增长、疫情后的持续增长和不断创新,这一路他们的每一步都走得无比扎实。我们更看好翼鸥教育的未来,在新一轮持续投资,希望能让更多的老师和学生用上ClassIn的好产品。我本人作为翼鸥教育的董事,会在创业路上继续陪伴他们,期待他们早日实现线上与线下教育相互赋能融合的愿景!”

将强大的底层技术与专业于教学的产品设计理念相结合,ClassIn支持多种班型和多样化的在线教学模式;内置多元化教学工具、多人互动电子黑板与全课件的支持,满足不同课堂类型与教学场景的应用;全球同步、无延迟教学,让老师和学生能在任何网络空间内实现完美的互动式课堂体验。

翼鸥教育成立于2014年9月,是教育行业领先的SaaS服务商,旗下产品ClassIn是全球首款从教育场景出发构建的在线互动教室产品。

在教育全流程的OMO升级中,作为教学最重要的支撑,数字化内容的作用不可或缺。为此,ClassIn将发布内容平台,为优质数字内容通向教学提供统一的工具。通过ClassIn,教育内容可以被推到线上、线下任意一块黑板中,且能实现完善的版权管理;基于分层授权与标准格式的内容文档,能够在教、学、练、测、评的任一环节无缝运转,实现学校、老师的二次教研。基于ClassIn的教育内容生态将助力数字内容普及,帮助学校与机构将现有教学高质量在线化,并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全球共享。

2020世界VR产业大会-贝壳如视展区

这份长达123页、堪称“论文级别”的举报材料,介绍了张裕卿诸多学术不端行为,举报者指出自己正因不堪忍受这种造假于2016年主动退学,还提出了“开除张裕卿”“赔偿”等几大诉求。从举报内容看,多年来张裕卿的不少学生都深受此害,敢怒不敢言。鉴于此,涉事校方有必要对此作出系统性处理。

如今,使用VR看房、VR带看等科技产品已成为贝壳平台上经纪人的必备动作,它能够在大幅改善用户新消费体验的同时,帮助提升经纪人的工作效率与品质。2019年,贝壳共有约4.2亿次观看VR看房,客户在此服务上总共花费2300万个小时。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更是加速了VR的普及应用,2020年一季度贝壳平台上的经纪人和消费者,共同发起了超过1800万次VR带看,相较于2019年4季度增长了13.5倍;VR带看的通话时长达到50.7万小时,相较于2019年4季度增长了80倍。

翼鸥教育是教育行业领先的OMO解决方案提供商,旗下产品ClassIn是全球首款从教育场景出发构建的在线教室产品,最新推出的ClassIn X 电子教室,旨在向教育行业提供简单却强大的线上线下融合教学解决方案。ClassIn教室内独有的学生管理、互动电子黑板、板书共享、抢答器等专为在线教学设计的功能使其成为最受欢迎的OMO和在线教学产品之一。目前,翼鸥教育合作伙伴遍及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的6万个学校和机构客户,来自150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万月活个人用户。

自研硬核技术,不断提升用户体验

此外,家装设计也成为了居住领域VR应用的新场景之一。贝壳此次在大会上展出的AI装修设计产品“贝壳未来家”,现已实现全国大规模的普及应用。贝壳未来家可以基于物品识别技术,将房屋三维户型图与智能设计相结合,通过家具、风格的实时渲染和拼接,在短时间内将购房者脑中的装修方案具象化,让用户可以数秒内看见房子的装修情况。“贝壳未来家”融合多种设计方案,针对不同户型可以给出定制化装修设计,同时提供DIY设计功能,让用户依据个人喜好参与装修设计,实时渲染出最终效果。不同的装修风格场景下,也为合理决策提供更多可能。实现了“一秒看新家”的创新产品,真正满足了消费者的场景化需求,让虚拟场景成为升级用户体验的新抓手。

国际权威研究机构IDC近日发布的《VR产业研究白皮书》指出,当前VR在商用领域应用的渗透率不高,归根结底在于内容在细分领域并不充足,而内容缺失的根本原因则是VR技术与场景脱节。未来,加强VR技术与场景的关联,实现场景的规模化应用,将成为整个VR产业发展的基石。

惠新宸强调,依托专业采集设备的技术支持,可以让整个VR房源呈现更真实的图像效果和更高的模型精度。以本次大会上展出的伽罗华激光采集设备为例,其所搭载的深度激光检测模组,可以让采集半径达到10米以上,深度采集精度达到20mm的绝对误差,测量面积误差可控制到0.4%以内,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此外,伽罗华的彩色感光部件也升级为4/3英寸的大靶面CMOS,结合使用多层镀膜技术的鱼眼镜头,可有效抵御炫光、紫边等问题,让采集画质达到8K级别,以更精准的色彩呈现确保空间的每一处细节清晰可见,让消费者“所见即所得”,在VR场景获得媲美线下的体验。

在谈到场景对于VR技术发展的影响时,惠新宸介绍道:“再好的技术,也一定要找准落地场景。唯有规模化的应用,才能积累起丰富的数据,进而反哺技术,形成正循环。”据了解,一直以来,贝壳找房将VR技术上升到企业战略层面,持续以三维空间重建去加速对传统产业的数字化改造。

□熊丙奇(教育学者)

“贝壳是首个在中国不动产领域实现了VR大规模落地应用的企业”,惠新宸现场介绍。贝壳的VR已覆盖全国170个城市,累计扫描重建VR房源超过700万套,构建起全球最大的VR房源数据库。海量数据的背后,是贝壳找房对三维空间重建技术的不断探索。贝壳如视自主研发的VR扫描设备,已涵盖基于结构光技术的黎曼、基于激光技术的超高精度采集设备伽罗华,以及主打轻量化采集的“如视VR”APP。

前不久,翼鸥教育推出ClassIn X 电子教室,旨在向教育行业提供简单却强大的线上线下融合教学解决方案。通过ClassIn X 电子教室,能解决线下传统教学的“老难题”——数字化教学。从黑板到作业,从课上教材下发到课后答疑,保持原有的课程、原有的班级、原有的管理,用“零预算”实现数字化运行,帮助传统教学实现巨大的效率提升。

跳出个案看,治理学术不端,还需堵住系统性漏洞。为此,123页学术不端举报信,也是写给学术界的,须重建学术生态,坚守学术底线,才能捍卫学术尊严。

腾讯投资董事总经理姚磊文表示:“SaaS和教育均是腾讯长期以来重点关注的行业领域。翼鸥教育恰好处于两者交汇点,团队产品和技术能力突出,为教育行业客户提供了非常优质的SaaS产品和服务,建立了良好的口碑,同时能够深挖行业价值。在疫情期间,教育线上线下融合的模式更是得到市场的加速验证,未来,此类产品服务将有可能成为教育行业标配的基础设施。”

据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科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数十所高校,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北京四中、北京一零一中学、上外附中等知名中学已开始在常态化教学中使用ClassIn。在教育培训领域,包括新东方、好未来在内,营收过亿的培训机构中有70%已成为翼鸥教育的合作伙伴。

凭借卓越的教学专业性,ClassIn也在海外的学校及各类教育机构中被广泛应用,匈牙利罗兰大学、西班牙阿尔卡拉大学、阿联酋阿布扎比大学等全球知名大学,均将ClassIn作为在线学习平台。目前,翼鸥教育合作伙伴遍及全球35个国家和地区的6万个学校和机构客户,来自150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万月活个人用户。

2020年8月13日,ClassIn行业独家上线分组教学功能。教师可将学生分为多达50个小组,每个小组拥有独立的协作黑板、独立的音视频通信区进行小组讨论。其间,教师可自由进入任意小组旁听或参与讨论,并在分组讨论结束后操作任意小组上台分享成果,授课过程与线下的讨论式课堂完全一致。分组教学的引入,让线上、线下全流程更加同步和统一,追求更复杂、专业的OMO教学成为可能。

高成资本创始合伙人洪婧表示:“作为专注企业服务领域的投资基金,高成一直关注垂直行业中的领先产品。我们长期看好科技对教育行业的数字化赋能,今年的疫情更是加速了这一趋势。翼鸥团队凭借对教育的深刻理解以及强大的技术实力打造出了行业领跑的产品,在底层技术架构、应用层功能及体验上领先行业。我们欣赏翼鸥团队尊重教育本质,用技术赋能教育者的初心,愿意长期支持翼鸥不断深耕产品、拓展边界,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

首先,要严追导师造假、抄袭责任,同时维护其所带学生的合法权利。对于之前在导师指导下卷入造假的学生,要合理界定责任,不能简单也按学术不端处理;而对于尚未毕业的其他学生,则要安排好转导师事宜。

找准VR落地场景,才是技术发展的关键

今年疫情以来,线下教培机构业务遭受到严峻的挑战,线上线下融合的OMO模式成为最佳自救方式。在此期间,ClassIn支持了超万家线下教育培训机构完成OMO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