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罗永浩开始第二场直播带货。此次,在线人数的峰值接近90万,但观众数却比第一次下滑近8成。

当然,流量下降早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毕竟罗永浩的电商首播在各路朋友给面子的情况下,创造了1.1亿元的纪录,想要持续保持世界顶尖水平显然不现实。所以,这次并不是他的人气下降了,而是之前的起点太高了。

八问:疫情过后,疫苗观念能否发生变化?

离开教育行业,杀入手机市场,罗永浩错过了什么?

九问:新冠肺炎疫苗研发的成本?

此外,疫苗的批量生产过程,与化学药物不同。赛诺菲巴斯德中国区总经理张和平曾对第一财经记者形容:“疫苗生产过程即是产品。”

回顾网易有道的发展史,不难发现其并非以智能硬件起家,其最初的核心竞争力为工具类型的有道词典,本身就拥有大量的天然流量。2014年开始,有道逐渐布局K12教育业务;2016年10月,有道推出“同道计划”,进一步拓宽教育产业布局。

很多网红都贴有自己的标签,比如“游戏达人”、“美妆博主”、“美食主播”等等,而罗永浩象征的则是知识。遥记当年罗永浩在不占优的情况下舌战王自如,他用智慧让人折服。所以,罗永浩在用自身行动诠释:知识就是力量。

罗永浩是英语老师,他是最懂得学好英语的重要性。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如此方便解决翻译、学习等问题,并将之用于日常生活中,这样一款工具无疑击中了家长们的痛点,并且性价比极高,网易严选上售价仅799元。

对此,第一财经记者多方采访了多位一线科研人员及参与疫苗研发的相关机构企业,整理了如下目前大众最为关注的十个问题,力图还原和解答新冠病毒疫苗的最新进展及背后更多深层次的问题。解答多为一手采访资料及官方公开报道。

赛诺菲则回复称,利用先前开发SARS疫苗的成果,这有望加速开发COVID-19疫苗。基因重组技术能对病毒表面的蛋白质产生精确的基因匹配。编码病毒抗原的DNA序列将被结合到杆状病毒表达平台的DNA中,并用于快速制造大量的冠状病毒抗原,这些抗原经配制后将刺激人体免疫系统来抵御病毒。

上述疫苗人士告诉记者,国内开发完成一支疫苗的成本至少上亿,而如果要加快速度,成本只会更高。

在视频中,陈薇说,“习主席指出,疫苗作为用于健康人的特殊产品,对疫情防控至关重要。我们一定要牢记领袖的嘱托,力争在最短时间内将我们正在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推向临床,推向应用,为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的科技支撑。”

目前,已有多个国家的药企纷纷宣布,将利用包括SARS在内的疫苗研发经验,推动研发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步伐。其中也不乏疫苗行业头部企业,赛诺菲、强生和葛兰素史克等。

不过,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过程中,公众对于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给予高度的关注度,并对疫苗在公共卫生体系中所发挥的作用有了更深的了解。

根据网易有道公布的数据,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智能硬件产品的销售额同比增长707%和400%,足以体现这一市场的广阔的成长空间。

陈薇是在阻击非典、抗击埃博拉等多场硬仗中作出重要贡献的女科学家,也是现任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在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赛,陈薇被认为是有望脱颖而出的“种子选手”。

此前,在许多人的观念中,防疫针是政府买单给儿童打的。对于需要自费的二类疫苗,接种率不尽如人意。

“在一生中的每个阶段,都应该有相应的疫苗来保护自己,这个对老百姓的健康肯定是有很多的好处。治疗当然是一个应对疾病的方法,但在治疗之前,预防应该是更有效的手段,而且从公共卫生的角度来讲,预防的投入回报比是更高的。”唐海文说。

显而易见,当教育与智能AI相融合,消费者的需求得到满足,产品销量大幅增长,公司业绩显著提升,科大讯飞用多年的探索终于摸清了场景落地的法门。

三问:新冠肺炎疫苗会和SARS疫苗一样无疾而终吗?

网易有道词典笔2.0,有着颠覆性的扫描查词功能,不仅速度快、精度高,而且词汇量超过230万,比整整一桌子的词典的词汇量都要大,让人记忆犹新。

实际上,在这场直播带货中,真正吸引眼球的是在直播下半场,推出的一些列教育相关的科技产品,科大讯飞的阿尔法蛋智能故事机Z1、猿辅导的斑马AI课、网易有道的词典笔2.0。

曾经有很多人都在质疑,人工智能AI是伪命题,其并不会对我们的生活有本质的改变,其实这种观点过于悲观,例如智能AI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就很好的弥补了教学力量不足的短板。

从数据直观来看,过去被当做是“黑科技”的智能穿戴产品,早已经成为大众的常规选择。在中国教育更加受到重视,因此与教育相关的硬件产品的需求更甚。

二问:疫苗研发所需要的时间究竟是多久?

据了解,疫苗从研发到批量生产,需要经历动物实验、人体临床试验、大规模人群验证有效、世界卫生组织的许可及本国许可等程序。

此次直播时,在阿尔法蛋,斑马课和词典笔三款产品的介绍里面,前两款直接由朱萧木介绍的,而网易有道词典笔2.0则是罗永浩上场亲自介绍,他好像特别偏爱这支智能硬件笔。他甚至直言曾经做过的智能手机不如这支笔,因为无论怎样优化算法,手机还是会出现问题。

唐海文告诉记者,GSK基于过去在做流感大流行疫苗时候的经验,研发了免疫增强剂——佐剂系统。这一佐剂系统首先可以扩展疫苗的产量,第二可以增加疫苗的免疫应答,扩展它的免疫覆盖面,对其他的亚型都有一个交叉保护。所以在病毒比较狡猾的时候或者病毒存在变异机制,适用佐剂诱导的免疫反应,可以组成一个更大的网把这个病毒给一网打尽,这也是佐剂系统的优势。

葛兰素史克中国疫苗医学部负责人唐海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电话专访时表示,从学术角度来讲,有一个限制的瓶颈是病毒消失之后,一旦病毒不见了,就无从验证疫苗到底有没有效,而且没有很好的动物模型,在这种情况下很难继续下去。

网易有道作为后来者,没有和科大讯飞比拼广度,而是把资源集中到了“教育”这个点上。有道词典笔2.0一经推出,就在2019年双十一购物节中,销量单日破万,并长期位居电商平台上查词品类销量第一的位置。

在线上线下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用农产品、食品违法行为监督方面,线下包括对农贸市场、超市等销售的蔬菜、水果、肉类等含有违禁农药,或者农药残留、兽药残留、重金属残留超标,超范围、超限量使用食品添加剂的食品等违法行为的监督。线上对网络销售食品外卖包装材料不符合食品安全规定;为网络食品经营提供平台服务的第三方平台未对入网食品经营者实行实名登记、许可证审查,或者对严重违法行为未履行报告、停止平台服务等义务;“网红代言”“直播带货”等网络销售新业态涉及食品安全及监管漏洞等违法行为进行重点监督。

科大讯飞最开始的业务集中在商务领域,而从2008年至2013年公司的营收增速十分缓慢,在2014年开始,科大讯飞开始瞄准教育行业,从而打开了业绩增长的潘多拉魔盒。在科大讯飞的2018年财报中,27%的营收来自于教育相关业务。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罗永浩是知道做教育是能赚钱的,他的“老罗英语培训学校”是为数不多盈利过的创业项目。但他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坦言:从开老罗英语培训的第一天起就不开心。

赛诺菲巴斯德方面则认为,近年来,我们国家的健康战略逐渐由“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预防为主”成为主要的指导原则。同时,《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强调了疫苗接种的重要性。经过此次疫情,我们相信公众对于疫苗接种的观念将会有所提升能有变化,这也将有效提升公众整体预防各类疾病的能力。

赛诺菲巴斯德在给予第一财经记者的一份书面答复中称,我们将利用先前开发SARS疫苗的成果,这有望加速开发COVID-19疫苗。希望能够在六个月内将候选疫苗用于体外测试。

据中国疫苗行业协会官方微信信息,为确保尽早研发成功,科研攻关应急项目中并行安排了多条技术路线,包括灭活疫苗、mRNA疫苗、重组蛋白疫苗、病毒载体疫苗、DNA疫苗等并行推进。部分疫苗品种已进入动物试验阶段, 但基于疫苗安全性要求高,安全性和有效性的验证需要花费较长时间,一般不会在已经取得明显防控效果的此次疫情中投入使用。

罗永浩带货教育相关的科技产品,或许除了常规的业务外,也有满足教育家情怀。毕竟,他是个真正懂教育的人。

在带货网易有道(NYSE:DAO)词典笔的时候,其强大的功能让罗永浩深深折服,多次发出惊叹。这支笔能实现即扫即译,1秒查1词,不用联网,内置词库高达230万条,能满足全年龄阶段的学习和生活。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那就是“小而广”。

疫苗的推出速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商业价值的体现程度,新冠肺炎疫苗也不例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新型肺炎疫苗如若有企业或机构研发成功,其品牌价值将会超过产品商业价值。

罗老师第二次直播带货的教育产品中,科大讯飞(SZ:002230)的阿尔法蛋和网易有道词典笔都是行业的典型代表。科大讯飞在行业中的地位毋庸置疑,其曾多年获得国际语音合成大赛桂冠,在全球的语音AI领域都具备一定的竞争力。

所以,即便时代一直在进步,教育依然会是门好生意,也是永恒不变的风口。罗永浩如果再写本自传,里面也许会大幅提及“那些年我错过的商业风口”,其中教育就是之一。

中国疫苗行业协会2月11日的消息,该协会共有18家会员单位正在开展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制工作,分别采用灭活疫苗、亚单位疫苗、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等不同技术路径进行攻关。其中涉及智飞生物、华兰生物、未名医药、辽宁成大、康泰生物、沃森生物、博雅生物等7家A股上市公司,康希诺生物1家港股上市公司。

一位疫苗资深人士对记者指出,疫情扩散下,政府管理部门在保证疫苗安全的前提下,可能会提前向疫苗企业授予生产许可证,允许其将二三期临床试验融合到疫苗使用过程中去做。也有企业表示,如果审批通过,一、二期临床试验可能合并做。

教育是有刚需属性的,毕竟每一个人都需要教育,而智能硬件恰好可以成为教学领域的最好助手。过去需要查字典完成的生涩英文,如今仅用几秒钟就可以完成翻译,效率大大提升。

截至3月3日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全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增确诊病例下降至125例,为六周以来的最低水平,死亡病例31例,均来自湖北。新增患者数量的逐渐减少,也令未来疫苗必须开展的大规模临床试验带来潜在挑战。

网易有道之所如此重视智能硬件的开拓,其核心逻辑就是希望搭建闭环护城河,这就好像是NBA赛场总冠军的那最后一片拼图,当整个闭环结构搭建完成,良性的用户循环开启,网易有道的内容生态优势将逐渐显现。

除了上述企业和机构外,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参与疫苗研发的还包括斯维生物/中国疾控中心/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Moderna、艾棣维欣/Inovio/康泰生物、伦敦帝国理工大学、三叶草生物制药/GSK、萨斯喀彻温大学、GSK/CEPI、CureVac、武汉博沃/GeoVax Labs、香港大学医学院、宇之波生物等。

2012年8月,罗永浩发了一条微博,“今天多感交集地讲完了最后一课,以后再也不教书了。走出教室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背影已经很像是一个新锐手机制造商了”。

七问:疫苗的价值和意义?

本次活动特别强调督促建设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地理标志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防止伪劣食品,对外卖、直播等网络销售新业态涉及食品安全的问题高度关注。

科大讯飞依靠在语音识别多年的深度积累,形成了较为宽厚的护城河,暂时主导行业。而网易有道则有着市场稀缺的教育闭环生态,并依靠多年的积累,形成强有力的竞争力,大有可能成为行业搅局者。

从新东方离职后,罗永浩办过培训学校、出过书、创过业,辗转一圈后,人们发现,最适合罗永浩的依然还是当“老师”,只不过如今的他没有活跃在讲台上,而是成了直播间里的带货老师。

公开数据显示,在美国预防每投入1美元,可节省2至27美元的经济成本。

不过,临床试验也可能会加速。根据科技部相关会议发布内容,如果疫情需要,可以按照国家有关的法律来启动疫苗的应急使用,以及应急审评审批的程序。

罗永浩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在B站上,有知名UP主把他称为“朋克之王”,干一行灭一行。不管是早期的牛博网还是之后的电子烟,罗永浩身上好似点满了行业毁灭者的属性。当然这纯属调侃,毕竟新东方就没被他干掉。

在罗永浩的第二场直播中,最大的噱头莫过于“半价”买车,但名额仅有十二名。用价格做噱头吸引流量,历来是网红带货的惯用伎俩。

特朗普希望的“几个月”为何难以实现?疫苗研发究竟需要多久?新冠肺炎疫苗会和SARS疫苗一样无疾而终吗?中国临床速度能否更快?

观众可以清楚的发现,罗永浩在带货这些产品时,没有了磕磕绊绊的生硬台词,反而恢复了往日相声演员的风采,对这些产品的介绍如数家珍。毕竟是当过老师的人,罗永浩最熟悉的行业还是教育。

而网易有道虽然进军智能硬件行业的时间并不久,但却有多年的教育培训积累,在教育闭环生态系统的加持下,前景值得期待。

十问:新冠肺炎疫苗的商业价值如何?

罗永浩是在2006年从新东方离职的,而网易有道是在2006年12月推出有道词典网页版,科大讯飞更是在2014年才逐渐布局教育相关产业,可以说他关注教育的时间远远早于他如今所带货的产品。

但是他却错过了这一风口。

他在直播过程中曾多次吐槽,自己的粉丝多是“钢铁直男”,甚至粉丝的男女比例在9比1之上。这并不奇怪,因为罗永浩身上的标签是“科技”,而科技本身就是“知识”的象征。

如果罗永浩当年不进入已经颇为饱和的手机行业,而是继续自己的老本行教育,或许他的故事里,我们会看到一次成功。

逐渐成为风口行业的智能硬件产品,并非空穴来风,高速的增长与不断创新带来的变化密不可分。

据了解,疫苗是控制传染病流行最有效且最经济的手段,目前人类真正消灭的传染性疾病天花,就是通过疫苗实现的。在我国,乙肝控制成效显著,也离不开乙肝疫苗。

2003年,SARS猖獗时,众多内外资企业扎堆研发针对SARS的疫苗。不过当终于到了可以大规模做实验时,疫情却已快结束,没有病人可以做实验。疫苗成果“胎死腹中”。

四问:哪些疫苗研发的经验可用于COVID-19疫苗的研发?

值得注意的是,3月3日晚央视《新闻联播》报道,由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的科研团队争分夺秒,集中力量展开应急科研攻关,在新冠肺炎疫苗研制方面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

对于何时上市何时临床,赛诺菲巴斯德方面则表示:“现在谈论为时过早。”

毕竟,教育在人类的发展史中占据重要角色,由教育而促进的科技大爆炸,能再度助力教育发生变革,让我们的学习效率大幅提升。用科技赋能教育,智能硬件这个行业的未来大有可期。

根据活动安排,2020年7月至2021年12月,全国检察机关将重点围绕“违法向水体排放污染物”“违法产生、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违法产生、排放尾矿”“破坏野生动物保护”“线上线下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食用农产品、食品”“保健食品虚假宣传、违法广告”等六个方面违法行为开展专项监督。

唐海文认为,疫苗有两个价值,一个是保护生命,另一个价值就是降低公共卫生的负担。比如在中国,乙肝疫苗就对预防乙肝取得非常大的成就,而原先乙肝的疾病负担是非常巨大的。在保护人类免遭疾病痛苦和死亡威胁的同时,免疫接种还可以大大降低医疗费用。免疫接种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健康投资之一。

一问:新冠肺炎疫苗目前进展如何?

不过,唐海文也指出,这是基于流感大流行这个疫苗的研发得到的经验,在新冠病毒里面能不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有待于新的研究成果,疫苗的研发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在职场早期,罗永浩是新东方的英语老师,凭借学生给他录的课堂语录在互联网上走红,成为初生代网红。之后,为了干掉“苹果”,他选择创办锤子手机,但没获得好的结局。最终为了还债,他走上了收割流量的舞台。

从本质来看,智能硬件是一个重技术积累的行业,门槛较高。一直以来,行业中的玩家都在拼研发,但却缺少落地的场景,这直接导致相关企业研发成本陡增,研发成本在总营收中的占比极高。

六问:中国临床速度可以更快吗?

从工具到内容,从软件到硬件,显然网易有道已经形成了一套闭环生态链条,无论用户是从工具、课程还是硬件切入,其实都会不自觉的成为有道的忠实用户,逐渐增加粘性。

根据艾媒数据显示,过去两年中国可穿戴设备市场的出货量大幅上涨,由2017年的5159万件增至2019年的8961万件,年化复合增长率超过30%。预计至2020年,中国可穿戴市场的出货量就突破1亿大关,未来仍将继续保持较高增速。

五问:参与疫苗研发的公司或机构包括哪些?

据了解,目前全球共有20多种新冠肺炎疫苗正在研发阶段。不久前,科学技术部副部长徐南平表示,目前我国各类技术路线的疫苗研制都基本与国外同步,最快的新冠疫苗4月下旬申报临床试验。

手术刀般的精准切入家长们的痛点,“后来者”网易有道抢占了一定的份额。同时在自身教育闭环生态的加持下,还保证了自己硬件产品的内容质量,但在行业内的优势却不明显。

例如一个购买了有道词典笔的顾客,可能被词典笔的强大功能所震撼,从而成为有道的忠实用户,无论是网课还是APP都选择有道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