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香港“拔节生长”的声音(香江走笔)

“天下再与,时不久留。”把握时代的声音,感受社会的脉动,认识今天的香港,不妨从人们关心的热点议题入手。

在创作技巧方面,《天空之蓝》与《地下室手记》也极为相似。两部作品都以叙事者第一人称展开叙述,且这种叙述是一种坦白或供认,但两位主人公并未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何悔意,反之,这种坦白进一步强化了他们在“地下世界”的沉沦。最重要的是,这种第一人称的坦白式陈述模糊了虚构的叙事者与真实的作者之间的界限: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作者的声音逐渐从叙事者的坦白陈述中显露出来;而在巴塔耶笔下,二者则彻底混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主体。巴塔耶在托普曼的叙事中,也就是“序幕”和“第二部分”中间,插入了一个看似与正文不相干的片段,即“第一部分”。同样是第一人称的叙述,这个片段却和“前言”一样采用了斜体;且托普曼的叙事基本上用的都是过去时态,而这个片段却反常地用了现在时态,似乎有意混淆作者与叙事者的身份;此外,时常出现在托普曼幻想中的统领,也在这个片段中拜访了“我”。如此种种,都让作者与叙事者变得难以区分。通过这样的写作技巧,巴塔耶将存在于文本中的那种焦虑情绪带入了现实。

“黄金时代在我们的前面,不在我们的背后。”香港彰显出来的新的时代精神让人欣慰,人们已经听到她新的“拔节生长”的声音。这是新时代的馈赠,是“一国两制”新实践行进在路上的印证。“事适于时者,其功大”,相时而动,顺势而为,恰是香港最好的选择。再进一步,我们能看到她更好的明天。

哲学与文学的两个传统,最终汇聚在了此作关于“天空之蓝”的核心叙述当中,尼采式黑白颠倒的世界,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人物对极限体验的追求,融合在了这段超现实体验之中:在黑夜星空下,托普曼却因正午刺眼阳光而感到眩晕,“在这昏暗的夜里,我为光沉醉了”。这就好像他一直以来都提着灯笼行走在夜里,此刻却突然见到了光明。巴塔耶一直对太阳有着强烈的痴迷,在他看来,太阳散发着光与热,消耗着自我,却不求回报,这种纯粹能量的释放最完美地体现了“耗费”这一观念。与自我保存、功利主义的计算相反,耗费完全是一种超越理性、回归人类原始冲动的行为。它直接从人类学的角度论证人类存在的本质问题。那象征着形而上危机的黑夜,被“耀眼的蓝色”驱散,象征着托普曼彻底从曾经撕扯他的道德、政治理想、社会习俗中解脱出来,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极限体验和不可能领域之中!

这部小说在文学上也有着对传统的继承。在文学性上与《天空之蓝》有着最直接关联的,应该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地下室手记》。《天空之蓝》三次涉及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第一次是在“前言”中,作者将陀氏的《白痴》列为符合自己创作观的代表作;后两次都是在小说开头,“序幕”第一句里的“在地下室中”就已经暗示了本书与《地下室手记》的关联,而很快作者就直接挑明,第一幕“堪比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场景”。

听到这里,梅梅实在忍不了了,不得不打断了准婆婆的长篇大论,“阿姨,我工作上还有点事,就不在这多待了,得赶紧往回走了”。站起来就开始往外走,晓军也忙不迭的跟了出来,回城的路上,梅梅问晓军:“你不觉得你妈说的那些话很滑稽吗?”晓军却说:“有啥滑稽的?我妈性子直,但说的都是大实话。”

在尼采哲学中,上帝之死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但是,上帝之死作为一个单纯的事实是不够的,人们需要真正意识到这个事实,这就需要对这样一个虚无世界的亲身体验,体验这种在混沌中无依无靠的绝望之感。巴塔耶将这种存在焦虑以一种体验的方式展现在《天空之蓝》当中。

百搭牌欢乐多,求求你别再让我看到黑丝了

饭后,一家人围坐在一起闲聊。说着说着,话题就扯到筹备结婚这事上去了。准婆婆对梅梅说:“梅梅啊,你看我们家这条件,彩礼钱是拿不出多少的,你回去跟你爸妈说说哈。”梅梅没想到这么早就谈到了彩礼,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封个50万号是个什么概念呢?鉴于现在《APEX英雄》的用户量大约在5000万左右,所以到目前为止,重生工作室已经封禁了数量相当于总用户量1%左右的作弊玩家,可以说的下了一招狠手了。

感谢观看本期吃鸡周报,祝您天天吃鸡,大吉大利。

这五把新枪大部分都和哈沃克一样,来自重生工作室的另一款游戏《泰坦陨落》。众所周知《Apex英雄》是建立在《泰坦陨落2》的代码之上制作的,或者是因为重生娱乐希望将来添加它们,至于将来在游戏中会不会出现还尚未知晓。

两年多来,香港变化显著。此变化,发生在特区“成人礼”后,体现于社会全领域,特区政府施政重点、舆论关注焦点均有调整和转移,“一国两制”实践踩出的新的步点、敲出的新的鼓点,显示着这一伟大事业更加进取且更具张力。剥离众声喧哗的表象,市民已感受到:今天的香港社会,方方面面在呈现出“与时俱进”后的新的特点和气质。

不过这次更新最让大家头疼的设定,那就是背包里的东西在跑步时会发出的“哐当哐当”的声音!有很多玩家表示,这种声音已经严重影响了自己的游戏体验,等到听见脚步声的时候人都已经贴到脸上了。

而说的新版本新内容,近日国外玩家通过挖掘《Apex英雄》的游戏代码,发现了五把未在游戏中公开的武器,甚至还有3D模型。

没想到准婆婆继续往下说了,“我们家晓军可是我们村最出息的孩子,学习好,又挺好,从小没让我操心过,上了名校研究生,又考上了公务员,你以后跟着他,有的是好日子过。晓军这条件,很抢手的,就是他眼光高,才拖到现在。等他以后当了官,你爸妈也跟着脸上有光了。你们要是结婚的话,你家里怎么也得陪送套房子才行的吧?”这话说的,着实让梅梅有些吃惊,她问:“阿姨,你们家买婚房了吗?”准婆婆一边笑着一边答:“就我们家晓军这条件,哪用得着准备婚房,谁家嫁闺女还不得主动陪送房啊车的,再说,我们庄户人,哪有那么多钱在城里买房”。

现实中有很多的婚恋就是败在了婆媳矛盾上,好友梅梅最近谈了个对象,暂且叫他晓军吧。晓军是我们这个小城里某个市级部门的小公务员,家在农村,是典型的“凤凰男”。经人介绍认识后,处了两个月,双方感觉都还不错。因为两人都快30岁了,家里催得紧,所以恋爱节奏也跟着提速了。上个周末,在晓军妈妈的催促下,梅梅跟着晓军回了趟老家,礼貌起见,梅梅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进了门。一家人热情招待准儿媳,气氛也很融洽。

新版本最沙雕设定?玩家纷纷请愿改回去

新时代来了,一切都在悄然发生变换,香港社会的议题也凸显新气象,标识着香港跨入新的时间节点。翻开每日报章,粤港澳大湾区、“一带一路”话题持续保持“高温”状态;浏览社交平台,人们对香港与国家、“一国”和“两制”的关系日趋理性。宪制秩序更清晰了,行政立法关系更和谐了,大学校园环境更纯净了。

Apex新版本五把新武器泄露?

Brendan Gree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已经做过大逃杀类游戏,我真的不打算继续制作《绝地求生2》了,现在是时候去尝试别的东西了。”及时调整方向,开创新的品类,或许会是目前Brendan Green最好的选择。

实话说,这样的人家,谁嫁谁后悔,谁嫁谁痛苦。姑娘们,如果遇到这样的准婆婆,请优雅的转个身,然后,走人,千万别回头。

说起来《APEX英雄》和吃鸡一样是外挂的重灾区,2019年3月10日,重生工作室社区经理Jay Frechette表示他们已经在《APEX英雄》中封禁了35万名作弊玩家,而到现在这一数据再次更新。根据Jayfresh在第一赛季更新说明的数据,现在他们已经封禁了499937名作弊玩家。

这让我想起了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里的孙秀才母子,孙家属寒门,但因孙志高12岁考中秀才,从此在当地颇有一些名声。盛家把大女儿淑兰嫁给了孙志高,指望他以后能谋个一官半职,连带着提升盛家的地位。淑兰出嫁时,除了金银财宝之外,还陪嫁了无数良田商铺,甚至仆人,依靠着这些,孙家从此过上了金尊玉贵的生活,孙秀才母子的心态也越来越膨胀。

听到这里,梅梅下意识的去看晓军,没想到晓军完全没反应,就那么听着妈妈吹嘘自己的亲儿。更没想到的还在后面,准婆婆又开了口:“梅梅啊,我们家就晓军一个男孩,你们结了婚后,怎么着也得给家里添个男孩。哎,梅梅,你会做饭吗?”虽然已经很不乐意了,但是梅梅还说实话实说:“上学的时候,忙着学习了。工作后因为跟爸妈住一起,想偷个懒就没做过。”这下好了,准婆婆可逮着机会说教了:“呦,那可不行,男的要在外面忙事业,女人嘛,不就得把老爷们伺候好了,带孩子干家务什么的,都得慢慢学起来,就说这做饭吧……”

当然还有更酷炫的选手“你怎么穿品如的衣服!”

《绝地求生》的成功难以复制,吃鸡之父表示没兴趣做《绝地求生2》

X博士表示增加各种细节自然是好事,不过这个设定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每次一跑步都感觉背后有人追我,逼得我时不时还要回头看一眼确认,所以希望蓝洞赶紧把这个改改吧。

思考了一天后,梅梅跟晓军提了分手。在这种自视甚高的婆婆眼里,自己不是豪门,却胜似豪门,不管谁家姑娘嫁进她家都是高攀。陪嫁再多东西,都是理所应当。嫁进门来,更是可以对儿媳颐指气使。

每个社会都有它所处时代的主旋律,香港亦然。今天,香港社会的主旋律是追求发展,是谋求市民福祉,是寻求更好更快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所以人们看到,全国两会后,自发展开的两会精神宣讲以前所未有的频次发生在社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后,社会各界积极进取的布局行动有星火燎原之势。告别原来的迷茫与踟蹰,迎接将至的挑战和机遇,努力把握国家释放给香港的“改革红利”“政策红利”,社会心态更阳光、更开放,更多领域、更多个体都发挥着建设性作用,跟随潮流奔涌而去。

一些具体的变化可感可知。经济上,香港GDP趋势增长率连续两年高于过于十年的平均数值,失业率维持在3%以下,创20年以来新低;社会层面,治安状况持续改善,2018年每十万人口计算的罪案率仅728宗,城市更安全、生活更平静,人们有了新的追求并赋予其更多的注意力;民生领域,突破在孕育,布局更开阔,“明日大屿”愿景、“关爱共享计划”、“与青年同行”的努力提供的系统性解决方案,有说有做,目标虽远但可期。

孙秀才一口一个“有辱斯文”,自己却打骂正妻,四处纳妾吃花酒。婆婆孙婆子更不是省油的灯,整日把“我儿子是秀才,你算个什么东西”挂在嘴边。这家人看准了亲家不愿女儿被休的弱点,居高临下的要求亲家拿商铺来换得一时的风平浪静。

“百搭牌”中新加入了黑丝,按理说这是极好的。但是玩家们一拿到黑丝就瞬间被玩坏了,这小腿的肌肉你确定是女孩子吗!

毫无疑问,首先影响巴塔耶的是陀氏作品中形而上的焦虑,以及因这样的焦虑而产生的癫狂。《地下室手记》的叙事者需要通过非理性的方式,一种完全独立于各种价值体系、纯粹出于自我意志的方式,来论证自我的存在。“地下室”并非他真正的住所,而是他这种社会边缘地位的象征。在《天空之蓝》里,这样一个无序的世界似乎完全被巴塔耶沿袭了下来。托普曼就是现代社会中生活在地下室的人,与一切正常的道德准则都无法共存,所行之事违背社会禁忌。可以说,他同《地下室手记》的主人公一样,也在试图为自我的存在找寻一个新的支点。而他探寻的领域,便是那神秘、极端的不可能领域。

《天空之蓝》的叙事者一直生活在焦虑之中。在唐璜传说里,统领最终出现,将唐璜带入地狱。而统领的形象作为死亡的化身,也反复出现在托普曼的精神世界里,如影随形。此外,这种存在的荒诞情绪也体现在主人公长期的精神挣扎上。世界已经混乱不堪,一切道德的准则都不复存在。在这种黑白颠倒的环境里,托普曼长期徘徊在个人纵欲与革命理想之间,难以作出抉择。这样的焦虑情绪,直接地体现在作品的核心部分,即关于“天空之蓝”的记叙之中。在多萝西娅到达巴塞罗那前一晚,当托普曼等待米歇尔时,他回忆起某个正午的阳光,突然就陶醉在了这“耀眼的蓝色”之中。存在焦虑被具象化为了那片无尽的、让人眩晕的天空,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尼采笔下那个在正午烈日下提着灯笼寻找上帝的疯子。

说起来《绝地求生》之父Brendan Green还赞许了今年的黑马《Apex英雄》的成功。近日,《绝地求生》制作人Brendan Green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制作《绝地求生》续作不感兴趣,不打算制作《绝地求生2》了。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演进。提高土地供应,盘活存量、加大增量,香港的空间可以更大;发展创新科技、“再工业化”,向大湾区和“一带一路”借力,香港的舞台还能拓展;让青年参政议政、助他们就业创业,香港的阶层沟通没有障碍。政府打开思路,市民支持、“行埋一齐”,社会降噪,改革发展举措在推行中开始变得顺利。

《APEX英雄》现已封禁近50万人,约总用户量1%